知識普及

"仙樹(shù)仙草的園林"——落羽杉的前世今生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3-01-18 作者:scbg 來(lái)源:華南植物園

 

冬日廣州,暖陽(yáng)高照。落羽杉(Taxodium distichum)紅葉翩飛,充滿(mǎn)詩(shī)情畫(huà)意,落羽杉生活的龍洞琪林,同樣詩(shī)意盎然、生機勃勃。華南植物園地處廣州東北龍眼洞(簡(jiǎn)稱(chēng)龍洞)片區,這里環(huán)境優(yōu)美、物產(chǎn)豐富。龍眼潤楠(Machilus oculodracontis)就產(chǎn)自龍眼洞,因此得名??脊虐l(fā)現,園內廣州第一村早在2200-4000年前,已有先民在此刀耕火種、繁衍生息,是迄今為止發(fā)現的廣州地區最早有人類(lèi)活動(dòng)的地方之一,標志著(zhù)廣州地區人類(lèi)文明的開(kāi)端。琪,美玉也,青翠如玉的園林鑲嵌在人杰地靈的大地上,指的就是我園的龍洞琪林。

龍洞琪林的落羽杉已披上紅妝

華南植物園土著(zhù)居民——龍眼潤楠(志愿者徐曄春拍攝)

 

 龍洞琪林為我園最具代表性的園林,一面是四季碧綠的棕櫚植物,椰風(fēng)葵林一片熱帶風(fēng)情;另一面是四季分明的落羽杉,一片溫帶景象,一水分兩帶,不僅是緯度的跨越,同時(shí)也是時(shí)空穿越。園林是寫(xiě)在大地上的詩(shī),徜徉園林,人在畫(huà)中。

龍洞琪林一面是四季碧綠的棕櫚,一面是四季分明的落羽杉

 

我們贊美艱苦的勞動(dòng),也贊美由此而獲得的幸福生活。”1956年我園展示區開(kāi)始建設,1958年開(kāi)墾人工湖種植落羽杉,1980年,我園正式對外開(kāi)放,以豐富的科學(xué)內涵和優(yōu)美的嶺南風(fēng)光吸引著(zhù)八方來(lái)客。1986年,龍洞琪林評為新羊城八景之一,被譽(yù)為龍洞地方那座長(cháng)著(zhù)仙樹(shù)仙草的園林。 1996年,美國密蘇里植物園植物分類(lèi)學(xué)家Dr. Ihsan Al-Shehbaz及大英自然博物館植物分類(lèi)學(xué)家Dr. Michael Gilbert來(lái)園考察,參觀(guān)龍洞琪林后評價(jià):這是我們見(jiàn)過(guò)的許多國家的植物園中最美的景觀(guān)了。

 

 紅透的落羽杉

 

經(jīng)過(guò)七十年歲月的洗禮,落羽杉在龍洞琪林站成了永恒。冬天的落羽杉林一派秋日紅葉風(fēng)光,每年12月至翌年1月,隨著(zhù)天氣轉涼,落羽杉葉片中的葉綠素的合成受到抑制,低溫促進(jìn)花青素等色素的合成,落羽杉葉由綠轉黃再變紅,最后回歸大地母親的懷抱,其變色過(guò)程大約可持續一個(gè)多月。

水是落羽杉的鏡

落羽杉是水中的景

 

落羽杉葉回歸大地母親的懷抱

 

龍洞琪林雄偉壯觀(guān)的大樹(shù)中,除了落羽杉還有國家一級保護植物——水松(Glyptostrobus pensilis),它為柏科水松屬單種屬植物。水松的模式標本采自廣州,據侯寬昭教授于1956年編輯的《廣州植物志》,描述水松的分布狀況時(shí)寫(xiě)道:廣州近郊珠江沿岸的田畔、池邊和小涌邊時(shí)見(jiàn)之。然而,由于水松對生境條件的要求嚴格、易受病蟲(chóng)危害、自然更新困難、人類(lèi)的砍伐等因素,有著(zhù)世紀年輪之美譽(yù)的水松已經(jīng)瀕危。近年來(lái),我園王瑞江研究員團隊一直致力于水松的野外調查、遺傳多樣性分析、苗木培育及野外回歸工作。從落羽杉的引種與推廣到水松的保護與回歸,這是接力也是傳承。

水松基部常膨大成柱槽狀

 

廣州本土植物水松

熟悉我園的朋友都知道,龍洞琪林的對面就是孑遺植物區。何為孑遺植物?水松、落羽杉、水杉都為孑遺植物。孑遺植物來(lái)自遠古,曾經(jīng)與恐龍同時(shí)代稱(chēng)霸地球,經(jīng)過(guò)地殼運動(dòng)和冰川期以后,其近緣植物大多早已滅絕且分布狹窄的一類(lèi)植物的統稱(chēng)。它們遺世獨立的生活在這個(gè)地球上,因為古老而稀少,所以彌足珍貴。

孑遺植物區一角(志愿者黃潔拍攝)

 

 花間隱榭,水際安亭。龍洞琪林除了珍貴的植物外,在三種不同形狀水面交匯處,還珍藏著(zhù)水榭。我國古代造園專(zhuān)著(zhù)《園冶》中對水榭的解釋?zhuān)鯙榫?,其謂:榭者借也。藉景而成景也。榭字含有憑藉的意義,依水而建的建筑,憑藉園林風(fēng)景而構成,互相襯托,相對成景 。

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水榭

 

1965年建成的水榭是建筑大師鄭祖良的代表作,曾是廣州最高級的貴賓接待室,也是人們休憩和遮風(fēng)擋雨的場(chǎng)所。水榭是嶺南現代園林建筑的典范,一步一景,移步換景。雖自人工,宛若天開(kāi), 2014年,我園水榭被評為廣州市歷史建筑。

嶺南現代園林建筑的典范——水榭

 

1979年,陳封懷老所長(cháng)(中)在水榭接待法國科學(xué)代表團

 

水榭飄臺是龍洞琪林落羽杉最佳觀(guān)景點(diǎn),此時(shí),正值落羽杉最美時(shí)節。古老的落羽杉,歷久彌新;經(jīng)典的龍洞琪林,讓人流連忘返。龍洞琪林的落羽杉見(jiàn)證了我園的發(fā)展,也見(jiàn)證了無(wú)數人的青春。

上世紀80年代龍洞琪林的落羽杉

1986年的龍洞琪林

 

參加華南植物園早期建設(1956-1965)的部分老同志在龍洞琪林合影(1993年)

2022年孩子們參觀(guān)龍洞琪林

 

大城名園,芳華萬(wàn)千。挺拔向上的落羽杉是否也令你向往,不如抽個(gè)時(shí)間來(lái)打卡吧!

 

參考資料:

秦牧.花城桂冠上的寶石[J],廣州日報,1986-4-5.

王瑞江.拯救瀕危水松,守護世紀年輪——認識及保護水松[J],地球, 2022,(04)6-11.

翁子添.“花間隱榭,水際安亭”——基于華南植物園水榭和桂林蘆笛巖水榭的營(yíng)境分析[J],廣東園林,2020,42(01).

 


附件下載: